第六章 暴风雨前总是平静无奇-蔓篱
我的后婚姻时代 > 我的后婚姻时代 > 第六章 暴风雨前总是平静无奇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章 暴风雨前总是平静无奇

    是的,如同“宋飞”这个熟悉的名字一样,这已经不是陈轩的第一次出轨。

    第一次发生在两年前的2016年3月,当时的苏夏因工作突出,天时地利人和得到时任领导的赏识,被提拔为副科长。要知道,在苏夏所在这种国企单位,如果没有强硬的背景关系,和极其突出的工作能力,被提拔简直实属不易。苏夏提拔后,按照人事干部培养要求,需要参加为期两周的科级干部脱产培训,这是硬要求。但培训地点不在帝都,在南京某职业技术学院。

    苏夏极其珍惜这实属不易的升迁机会。在政府机关、国企单位35岁前升不了副科,基本仕途也就无望了。

    “我人事任命的红头文件下来了,从本月起正式升副科了。”晚饭时,苏夏和陈轩说着升职的事情。

    “恭喜呀!苏科长。周末是不是得请我们爷俩儿大餐一顿呀,弹冠相庆一下。”陈轩戏谑地说道。他向来是幽默的、不正经的。

    “没问题呀,反正陈老板买单,就去国贸18层看长安街呗。”苏夏喜上眉梢地应承道,升职加薪实在是一件令人身心愉悦的事情。但兴高采烈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苏夏脸上堆满的忧愁,“但我下周得去参加培训。”苏夏下午接到了人事部门的通知,参加下周第二十四期科级干部培训班。

    “去呗。”陈轩依然笑意盈盈,继续用筷子夹着饭菜大口往嘴里送,理所当然的认为是稀松平常的岗位培训。

    “是脱产培训,两周,而且在南京。”

    说出在南京时,陈轩手中的筷子在空气中凝固,“怎么,不在单位吗?”

    “嗯,不在,这是科级干部培训班,统一安排在南京。”

    “啊,这样啊,不能耽误媳妇儿升官发财啊,可我和儿子怎么办啊?!”陈轩一下惆怅起来。没有苏夏,只有他和三岁的喜宝无异于天塌下来般。平时甭说独立带喜宝,就连周末去个公园、动物园,陈轩一个人带都很犯怵,一定得拉着苏夏一起。从小没有独自照顾过儿子,心里慌的没底,产生了严重的依赖。

    “关键奶奶不在家,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婆婆金雅慧性格外向,善于交际,酷爱游山玩水,所以退休后的生活除了帮衬苏夏他们一些,基本其他时间就和闺蜜们参加各种旅行团了。现在的爷爷林卫国就是在一次云南老年旅行团游中认识的,相处一年后领证结婚。对这桩婚事,苏夏是举双手赞成的。婆婆离异多年,一直单身,甚至对前夫抱有再续前缘的幻想。后来的爷爷是革命出身,大学教授岗位离退,原配两年前因宫颈癌去世,文化修养深厚,吟诗著书,写的一手好字,做的一手好菜,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优质男人。二来俩人志趣相投,结伴游历祖国大好河山,也是再好不过的晚年生活了。所以他们出去玩,苏夏是支持的。可一出去就是几个月,孩子难免有些小状况,没有任何依靠时也很焦急。

    苏夏的娘家在临省的小县城,虽说距离不是很远,但父母不愿意来城里住,加之还有卧床多年八十多岁的姥姥需要照顾,自然也是不能随时给苏夏帮忙的。

    喜宝自从出生月子里有月嫂照顾,后来找了育儿嫂,再后来雇了一个很好的阿姨王姐帮忙到两岁半,也就自打小在各种阿姨的轮换中,奶奶姥姥偶尔过来帮衬,由苏夏也就慢慢带到三岁了。三岁后王姐回老家没再找到合适的阿姨,适逢可以上幼儿园的年龄,也就由苏夏一人带了。

    “其实他已经三岁了,你完全可以带了,白天上幼儿园,你也就负责接送和晚上,我们单位好多爸爸带孩子。”苏夏给陈轩加油打气。

    “不行,真不行,他要哭闹找你怎么办、晚上睡觉怎么办、吃饭怎么弄……我可哄不了,弄不了,弄不了……”陈轩一副极其头疼困难的样子,好似一座大山横亘在他脚下,无法跨越。

    “就是打小让你太清闲,管的太少了,哎。”此时的苏夏无比懊悔自己承担了太多的育儿任务,一味想减轻陈轩的负担,最后却只会让他无法承担。一个人承担了另一个人该承担的,一旦需要另一个人承担时,他就再也承担不起来了,从心理上就是抗拒的,现在面临的就是这种困境。

    “要说带一两天行,两周!完全不行!”陈轩想都不敢想,完全拒绝,他认为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只能送姥姥家或让姥姥过来了,我和妈打电话问问吧。”

    “行!”陈轩对这个提议极其赞成。

    晚饭后,苏夏给妈妈夏琴打去了电话,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你们把喜宝送过来吧,我也好久没见到我的大外孙了。”亲妈自然是支持闺女进步的,带外孙也是乐意效劳的,时间不长的的情况下。

    “行,那周末我们送过去。”

    周末,苏夏收拾整理了十多包大包小包的东西,吃的喝的穿的玩的一应俱全,后备箱不够装,又把前座塞满,塞了满满一车。

    “妈妈,我们要去姥姥家吗?”喜宝在车上问。

    “对,因为妈妈出差,你要在姥姥姥爷家住几天。”

    “我不想去姥姥家,我只要和妈妈在一起。”

    “喜宝已经大了,很乖了,妈妈要出差,要去办事情呀,很快就回来了。”

    喜宝还是不同意独自在姥姥家,苏夏继续诱导:“你看,姥姥家有好多沙土,还有水,还有特别大的院子可以疯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多好呀!”苏夏说着,本就大的眼睛表演着超级向往的神采。

    听到可以玩土、玩水,喜宝瞬间就被收买了,动摇了,不再强硬地说“我只要妈妈了。”

    “怎么玩都行是吗?”喜宝疑惑地问。这些东西在平时可是只有去游乐场才能玩到的,而且每次都不能玩尽兴。

    “对呀,而且姥爷还可以带你去超市买棒棒糖,爸爸周末也可以过来陪你玩。”姥姥家距苏夏家只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周末陈轩完全可以过去住一晚,这样既能陪伴儿子,也能让儿子更适应些,毕竟从小没有单独离家这么长时间。

    “真的?!好!”喜宝欢快地答应了。

    尽管喜宝答应了,但毕竟生活环境略有不同,姥姥又是极其粗心大意的,苏夏实在放心不下。能不能吃好、睡好,会不会生病……等等,苏夏忧心忡忡,这世上对亲妈如此不放心的估计只有苏夏了,谁让这对母女一粗一细位于世界的两个极端呢。

    临行前,苏夏把所能想到的注意事项反复叮咛嘱咐:“妈,您一定给他勤洗手,病从口入,万一病了就麻烦了。”

    “您一定要给他自己单独的碗筷,不能和大人混用。”

    “奶一天喝一次就好,睡前喝的话一定要漱口刷牙,否则会龋齿。”

    “不要总吃各种肉,各种肉馅面食,一定鼓励多吃蔬菜,营养要均衡。”

    “对了,他肠胃不好,一定不能吃凉的硬的隔夜的……”

    “我带的常备药几乎所有问题都能应付,万一生病给我视频我告诉您用哪种药啊,千万不要乱吃药啊!”

    ……

    “知道了!知道了!你也真够絮叨的,我把你和小雨也养这么大,不也好好的!”妈妈夏琴很不耐烦地打断道。

    “现在和原来不一样,原来是散养,能活就行,现在是科学喂养,生长环境也不一样。”

    “我看就你事多!就你儿子金贵!”。

    “哎,细心一点总没错嘛,万一生病了不是更麻烦!我也回不来。”

    “行,按照你说的做。”

    尽管苏夏深知妈妈肯定不会完全按照她说的做,她比谁都了解夏女士比谁主意都大,才不会理会你那套呢,但她也知道姥姥也绝对不会亏待委屈外孙的,一百个小心带着,况且夏女士更清楚她闺女可不是好惹的主儿。

    说这么多苏夏也是为了寻求自己的安心吧,毕竟儿子从小至今未从委手他人。好像交代完就可以彻底放心了,就完全不会有问题了,也像完成了一个隆重的交接仪式,自此划清归属,苏夏也就安心地和陈轩回家了,于当日下午踏上了前往南京的两周集训之旅。

    转眼一周过去了,苏夏觉得这一周无比漫长,当然接下来的一周会更加漫长。

    今天是周六,上周送去时为了安抚喜宝能够顺利留下,苏夏采取了哄骗的办法,如果直接告诉他两周以后才可以见到妈妈,应该是万万不能高兴地留下的,所以只是告诉他妈妈需要出差,在姥姥家暂住一周。今天需要给儿子一个交代。

    “喂,妈,喜宝怎么样?”

    “放心吧,好着哪。”夏琴女士向来报喜不报忧。“能吃能喝,就是偶尔有点不听话,喜宝来,跟你妈说话。”

    “喂,妈妈,你是今天来接我吗?”喜宝声音稚嫩而满怀见到妈妈的期待。

    “儿子,这周不太行,妈妈的工作任务没有完成,你看下周一定去接你好不好?”

    “不,”喜宝哽咽而委屈,“不行,我要今天妈妈接!”

    “儿子,妈妈也特别特别想你,那你和妈说说姥姥家好玩吗?”苏夏开始转移注意力。

    “好玩,姥爷带我去超市,给我买好多棒棒糖和泡泡糖,带我放小炮儿,姥姥还带我去找一个哥哥玩。”

    “你看,姥姥家多好玩呀,如果妈妈今天把你接回来,你就再也不能玩土、吃糖,还不能有哥哥一起玩了,多遗憾。”

    “可是我想妈妈。”

    “你看这样好不好,姥姥家那么好玩,你在姥姥家再玩一周,妈妈保证下周末接你回来,我们拉钩。你数七天就能见到妈妈了,另外今天呢爸爸过去陪你玩好不好?”

    “好,那妈妈你保证下周一定接我啊,让爸爸给我带我的遥控车。”

    “好嘞!没问题儿子,亲一口,爱你哟。”

    放下电话,昨晚熬夜提前写结课论文,今天早早起床的苏夏听到儿子稚嫩的声音后精神百倍、神清气爽,又赶紧给陈轩打去电话。

    “你在干嘛?”

    “拉屎,eng……”陈轩还特意配合上卖力排便的象声词,逗苏夏是他们生活的日常。

    “真恶心。”苏夏假装嫌恶地说道。“你今天去姥姥家时,给儿子带着遥控车,儿子点名要的。”

    “在哪啊?”十指不沾阳春水,从不干家务的陈轩当然不会知道家里物品的摆放位置。

    “在玩具架第二层中间的格子,拿新买的那辆红色越野车吧。”

    “行,我一会儿找找。”

    “你尽量多陪儿子玩会儿啊,住一晚,周日晚点回家。”

    “啊,知道了。”陈轩底气不足,心不在焉地答应道。

    一通安顿完,苏夏坐回到宿舍写字桌前。宿舍房间是两个人的标准间,但由于女生是单数,正好落单的那一个是她,因而独享了单人间待遇。

    苏夏倒上一杯水,将头发在脑后随意挽成一个发髻,带上黑框圆边眼镜,激活笔记本电脑,劈里啪啦地开始打字了。她要提前把结课论文整出来,还有一个小组辩题,这样下周就可以早些顺利回家了。

    虽然苏夏心里满是愧疚与不安,但一通电话安心了许多,而这个短暂的安心后即将迎来的是家庭的狂风巨浪。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dnsw.org。

我的后婚姻时代

手机版阅读网址:wap.dnsw.org
想看更多xx小视频
请打开百度搜索 51射app
有你想要的内容;
或者直接点击-->【下方51射app】

更多内容请点我 51射app

51射app带给你快乐人生


█┓湖北发布规范医美商业营销告知书严打市场乱象。
▅^*^蔚来:11月交付14178辆汽车,同比增长303。
〖┐505吨走私大闸蟹被海关拦截。
*^_^*└侵华日军暴行再添铁证!。
ξ〖郑州地铁5条线121座车站正常运营。
█╩12月起,这些新规值得关注!。
【∵湘潭市机关事务管理局搭建“连心桥”推进政银企合作共赢。
/▂▆西游:开局质问玉帝是谁大闹天宫﹍∽/呆目鱼/|≈陈汉生传奇▂々/狂人邵/绝世楚留香〗≮』/⊿┅鱼化龙。
/*^_^*█我当妇女主任那些年﹋Ψ/小辉/∈じ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柏纹姐姐吖/攻略腹黑帝尊手册∴▃_/╩↘素辰。
/═№盗墓王之妖塔寻龙▅♀/萧也李惠利中学第29届校田径运动会于9月29-30日隆重举行,共有750名学生报名参加了比赛。
学校各处室负责人也参加此次调研会议。
图为陈小平校长(中)、刘云结副校长(左)、金运节副校长(右)在大会主席台上。
9:30,全体党员来到大榭烈士陵园,敬献花圈,祭奠在?渡海第一仗?战斗中牺牲的烈士们。
3月24日,?惠利讲堂?迎来了荷兰皇家音乐学院的音乐教授们,他们是荷兰皇家音乐学院声乐系主任Monica Damen;声乐教授MariaMaas;戏剧表演教师DavidPrins,以及音乐家素质理论教师EwanGibson。
新坝初级中学的师生在望中校园合影留念新坝初级中学的同学们实地体验望中运动场新坝中学的同学们观看望中情况介绍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